La Dolce Vita

渡我之身。

“远山,你看,你看那些灯,你看远处黑色的,黑色的海。”
沙砾撑开指缝,疼痛里硌着踏实。
他什么也没说,也不知说什么。

“远山,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吗?”

“远山,是不是呀?”

“远山?”

“没有。”他低头看着那个紧张的小海螺,“没呢,你放心好了。”

2018.6.26
又是个承接着未来的小节点,其实心里有很多话。
再见,鞠躬~

ʀᴇᴅᴍᴀᴋᴏ:

☎️☎️☎️:接聽時務必小心,受傷的話不要哭鼻子哦!

小小遗憾是今天没带爆珠出来。

今天也是个努力的成年人呢。

学翻译带给我的感觉常像西门吹雪。

“因为他竟真的将杀人当作一件神圣而美丽的事,他已将自己的生命都奉献给这件事,
只有杀人时,他才是真正活着,别的时候,他不过是在等而已。”

考完试只想安安静静地去海边或者温泉边住上一个月,
安安静静的,安安静静的。
安心地睡啊,醒着,做饭,呼吸。